从普通人到成为网红到底经历了什么?素人一个怎样进入娱乐圈

发布时间:

  直到6月1日上传了第一个视频开始,陈蒙才算迈出了成为主播的第一步。“短视频吸粉-直播带货”,这是经纪公司为他规划的职业路径,陈蒙目前走的是第一步,先用一系列的短视频来吸粉。

  第一个条视频的曝光量是个好数字 :666。战绩不错,“第一条只要能过500,就说明没有被平台限流,那就还不错。”陈蒙被公司告知。

  在成为主播之前,陈蒙是一家美容店的经营者。两个月前,受到疫情的影响,他最终下决心关闭了这个营业状况一直不佳的美容店,并在偶然下签约了当地一家MCN机构——类似于艺人的经纪公司。

  在这家公司里,陈蒙见到了各种各样像他一样的新主播,里面有银行的职员、有办公室的文员,这些人仅是一只脚跨入了直播的行业:白天他们依然维持着自己的原有工作,下班后就赶到公司,换下了穿了一天的工作服,成为了一名能唱会跳的娱乐主播。

  直播平台也为这些人提供了便利,抖音方面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对于个人主播,抖音为新主播开播提供了一定的流量扶持,并根据主播不同的成长阶段,制定相应阶段性任务,助力主播快速破茧成长。同时抖音还在“开播页”为新主播提供直播内容、方式等相关的引导说明;在“关播页”为主播提供直播数据服务;在“创作者中心”提供新手开播视频指导,用多种多样的学习途径、直播指导不断提高主播的体验。

  在无数行业受到波及的“后疫情”时代,被李佳琦、薇娅们引爆的直播行业像是一扇为沉闷房间打开的天窗,生计、梦想,怀揣着种种念头的人们,终于决定在这个初夏迈出第一步。

  我是谁?

  培训、定位、写脚本、拍摄,陈蒙几乎折腾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交出第一条短视频作品。

  从“素人”迈向“网红”的过程并不容易,在经过几天的培训之后,陈蒙才弄懂了视频平台一系列复杂的规则,他开始琢磨点击率、完播率这些词汇背后意味着的复杂算法逻辑。

  公司对陈蒙的定位是要先拍短视频吸粉,等到拥有一定粉丝量的时候,再通过直播带货来变现。“没有粉丝,没人会看你直播的”,公司告诉陈蒙。

  在正式可以通过直播带货前,陈蒙没有底薪,公司告诉陈蒙已经签约了很多产品,等到他能带货的时候,就能获得收入。陈蒙也觉得这个行业很快,能不能行,半年时间也就看出来了,他想搏一下。

  第一步是找定位,公司丢给陈蒙几个视频主播的账号,让他观摩模仿一下,看看自己到底应该走什么路线。

  陈蒙纠结了很久,他觉得那些主播的内容离他的生活太远了,他无法感同身受,陈蒙喜欢表演,在朋友聚会的时候他永远是焦点和欢乐的来源,他想从身边的故事下手。

  在几经讨论后,陈蒙被公司允许参与到脚本的创作,在形成剧本前,他把自己经历的有趣故事给朋友们讲了一遍又一遍,想看看反响如何,在讲到爆点时,陈蒙感到了那种在朋友聚会时,成为欢乐焦点的兴奋感觉。

  他下定了决心,这就是他想做的事情。

  律所来客

  知行易达负责人丁俊云感受到市场的热情,在最近的几天时间中,前来咨询的访客数量不少,6月2号这天丁俊云就接待了两批,其中一批客户来自于一家律师事务所,事务所也希望能抓住直播的风口来做一些宣传和普法的内容。

  知行易达是一家MCN机构,如今旗下拥有七喜、徐浪等原创真人短视频主,这家机构在2019年年中才进入直播行业,当时丁俊云已经感觉到了市场的变化。在疫情过后,这样的转变更为明显:开始有一些素人给公司投递简历。“我们之前还是会定向招一些表演专业出来的人,素人招的比较少”,丁俊云表示,但目前丁俊云也开始考虑招聘素人,更重视签约艺人的带货能力。

  在招入后,公司会与直播主签订一个5年期的合约,然后开始进行培训,包括对平台规则的培训、对主播心里状态的培训以及寻找“人设”,“这是一个需要不断磨合和尝试的过程,是一个需要双方碰撞的过程”。

  在丁俊云眼中,一般的秀场主播和带货主播完全是两个难以跨越的职业类别,前者需要有才艺,而后者的核心能力是对卖货这件事的投入,对货品的理解和自己的生活经验,但不论对于哪一种,要想成为网红,勤奋是不可或缺的品质。丁俊云曾经跟过数场薇娅的直播,她见识过头部主播拼的程度。

  丁俊云在招聘时常常会问的一个问题是:你知不知道成为一名网红的价值是什么?

  “他们需要从心理上接受这件事,不能排斥成为网红,他们要明白,网红的本质是对粉丝的引领,你在引领他们的消费、娱乐甚至在向他们在输出你的价值观,这里面需要巨大的能量”,丁俊云说。

  一把椅子

  阿佘觉得6月3号拍的这条“不咋样”,因为椅子不太对。

  阿佘已经着迷了,作为一位二级市场投资人,他几乎是莽撞地撞入了视频行业,在今年4月份阿佘拉起了一支队伍,开始筹备第一支视频。

  阿佘想做的不是直播,尽管很多人建议他不用这么麻烦,可以直接用直播的方式实现,但他想呈现地是制作精良的短视频,在B站上,诸如巫师、半佛等财经视频号拥有广泛的受众,阿佘想做的是这样的财经内容。他想找到一个更具深度的途径输出自己对各种财经事件的看法和观点。

  招人的过程并不顺利,刚刚入职没两天的视频技术人员就离职了——在2020年上半年,尽管各行各业受到波及,但视频、直播相关行业依然火热,这方面的人才并不缺就业的机会。

  阿佘面试了一轮又一轮,始终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人选,他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开始疑心是是不是办公环境不好,阿佘的视频公司在一个高档小区内,尽管内部装修精良,但进入楼道时需要穿过一个长长的走廊,阿佘觉得是这个走廊给视频人才留下了不好的影响。“他们可能需要更加文艺的办公氛围吧”,阿佘猜测道。

  好一顿折腾,阿佘的第一期视频在5月出炉了,阿佘栏目的名称叫“股神经常观察”,第一期视频内容是引起广泛讨论的“原油宝”事件,他亲自为视频配了音,第一次配音不熟练,可累坏了剪辑师,几乎是一句一句拼凑起来的。到了第二期“跟谁学”就好的多,到了第三期“泰禾背水一战”,阿佘出镜了,朋友建议他可以修修胡子。

  对于为什么要做视频这件事情,阿佘没有明确的想法,也暂时没想过盈利,他只是觉得有些观点想表达,而与文字相较,视频可能是更直接的途径。“人在看视频时,大脑活跃的区域更直接,更本能”,阿佘分析道。

  17个收藏夹

  赖启兴打开了电脑的收藏,里面全是是他收集的有关“直播-短视频”行业的资料,资料按照MCN机构、MCN系统、媒体、工具、直播平台等门类分好,足足有17个收藏夹。

  这是赖启兴疫情期间的战果。赖启兴可以算是一个风口的追逐者,从互联网金融再到最近的区块链创业公司负责人,赖启兴几乎赶过所有的风口,直播是他疫情期间刚刚决定进入的风口。

  说干就干。在梳理过后,赖启兴选择的领域是MCN的媒体聚合平台,网站已经建立好了,里面聚合了各家媒体对于“直播-短视频”行业的报道内容,同时还设有红人招募、网址导航等栏目。

  “现在有大量的MCN机构,也有大量想成为直播主、短视频主的人,但是中间有一道巨大的鸿沟,我想做的就是成为两者之间的中介机构”,赖启兴分析道。

  赖启兴打算联络一家商学院或培训机构,开办一个专门针对主播的培训班,再请各家MCN的人作为老师,“这可以给想成为主播的人提供一条路径”。

  在最近一段时间,赖启兴开始不断约视频行业的从业者交流,交流过后赖启兴更加确认自己要做的事情。在赖启兴看来,直播的风口是一个新的时代,是一个可以和移动互联网媲美的崭新时代,直播、短视频所带来的视觉是对传统媒介方式的一种颠覆。

  赖启兴投入直播行业更接近于一个商业行为,他本人对于看直播这件事情兴趣缺缺,他曾经连续两天看看一位朋友直播,到了第三天就受不了了。

  美梦成真

  赖启兴的网站命名为:美梦网。

  用他的话说:“我们这些人就是不断往前跑,运气好在哪个风口里赶上了就能沉下来立住脚,如果不成,就赶下一个”,说这句话的时候,搏击爱好者赖启兴看起来像是一个江湖侠客。

  呼啦啦涌入直播的人们都揣着各种各样的心思,梦想、生计……在这个疫情后高层一次又一次强调“保就业”的时刻,人们已经开始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问题。

  陈蒙的美容美妆店经营了4年,从一开始的普通员工到店长,大股东撤资后陈蒙又成为了股东,对他而言,这依旧是他非常想从事的行业,只是依然有种种的困境和难关:房租、客流和不断被竞争压低的价格等等,疫情只是给了这家已经关门的店最后一击。

  陈蒙并不一定要求自己要成为网红,更多的是想摸清视频媒介的玩法,如果网红之路并不顺利,他还是想继续开店,并把自己直播的经验运用到新的店铺经营中——在他的周围已经有不少人这样做了,效果显著。

  直播也不是丁俊云的终极目标,在跨入直播行业前,知行易达这家机构主要从事的是国漫创作,直至目前依然维持了国漫业务板块,从某种程度上,丁俊云目前是在用直播和真人短视频的收益养着国漫的板块,目前其旗下还有狗哥杰克苏、狼人沈天、白狐沈珂珂等动漫账号。

  她关注到了6月1日刚刚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的泡泡玛特,她觉得这个公司的上市会对中国动漫行业带来很多机会。“有的时候,一个风口就意味着一群人的兴趣和梦想终于可以变成职业了”,丁俊文说道。

标签:



【最新抖音教程】

【抖音相关文章】

【抖音短视频怎么玩】